最近大山风中毒ing!无限制刷阿拉希!山组🌸SK🌸长末🌸天然🌸团爱🌸赛高!!
🐱全职持续稳定关注中🐱漫威DC西山居官方爹🐱饼哥我爱你一万年🐱是的抖森我已经不爱你了🐱论已婚男人的魅力
😜欧美圈囧尼斯爱抖露二次元爱好广泛,欢迎同好前来交流人生

【诚楼】白夜行(2)

明诚不用去接先生,也不想现在就回酒店,刚刚发生的事情,以及和南田洋子一个下午的周旋都让他心情烦闷到有些暴躁,坐在封闭的车厢内,想到还住在汪春曼家的明楼,堵在心口的那股浊气似乎都要冲破喉咙,直接在车顶轰开一个大洞了。虽然知道那人只是逢场作戏,但是,明诚却依然自顾自地生气了好一阵,在车里坐着都不安生,只得从车里下来,想着透透气也许好一些。

刚下了车,边听着熟悉的“糖炒栗子呦~~”的声音,夹着暖暖的甜香味从路那头传了过来。明诚不由得眼前一亮,从巴黎回来也快一个月了,一直跟着先生应付于各种酒会应酬,这样令人怀念的小吃食儿倒是好久没尝着了。

这里是上海的旧城区,路不很宽,新建的洋房和老民居高高矮矮的挤在一起,路边有一个炒板栗的小贩,想来刚刚那声上海腔调的糖炒栗子便是他了,精壮憨厚的男人带着妻子和三岁大的女儿热闹地叫卖着,声音跳脱洪亮,很像先生以前念的中学门口那个卖栗子人。

家里的小少爷和大小姐都很喜欢吃板栗,明楼以前每次放学回来都会带一袋子回家,明镜总是笑着亲手接过去,慢慢的一个一个拨开,露出金黄色的果肉,明台在后面跳着,试图从姐姐那里抢来,却总被明楼一把抱住架在肩头,逗弄地笑声满堂,最后,那些果仁还是大半都喂进了明台那张无底洞一般的嘴里。栗子的香味铺满整个家,那么大的房子,就连蹲在厨房角落的阿诚都能闻到那个糯香温暖的香气。

是的,那时候明诚还不是明诚,是被桂姨阿诚、阿诚的叫着呼来唤去地当狗使唤的野种。下人的儿子自然也是下人,他除了完成桂姨指派的工作,偶尔也会被其他人叫去帮忙,并不是什么复杂劳累的工作,只是给在楼上专心学习的明家大少爷送一碗精心熬制的银耳莲子羹而已,阿诚在饿急了的时候偷偷尝过,甜暖稠香,还没反应过来便顺着干谒的嗓子滑到了胃部。

他只偷吃过一次银耳莲子羹,之后便被明楼发现了,明楼没有打他,因为他自己也在偷吃东西,那个在楼下大厅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完全不喜欢吃板栗的那个少年,正极其狡猾地偷偷事先留下了几个板栗,等到没人时,在自己房间里慢慢吃掉。不过很不凑巧,还是被偷吃莲子羹的阿城发现了。

阿诚抱着只剩半碗的银耳莲子羹,呆呆地站在明楼的房门口的时候,明楼正慢条斯理地用纤长有力的手指掰开栗子的壳,那样精细优雅仿佛是在作画,灯光扫在他的脸上和指尖,少年特有的菱角锋芒似乎都被罩上了光晕,温柔到不可思议。被这仿佛艺术品般的画面吸引了的阿诚还是被明楼的声音唤醒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莲子银耳粥。”

明楼招招手让他进来,阿诚磨磨蹭蹭地走进去,把那半碗羹放在了桌角。明楼挑眉看了看那碗明显分量不对的莲子银耳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上上下下打量了阿诚几遍,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除了阿诚和身高并不相符的体格,大概是这个年纪孩子常有的发育状态吧,明楼想到大姐也说过自己十二三岁时也是个子高却瘦得厉害。于是,便也没有放心里去,而且,银耳莲子羹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在贫苦人家估计也是少见的,阿诚偷着喝点也很正常吧。明楼想明白了,便也就把这事揭过去了。

阿诚还在紧张地等着明楼挥下的掌掴或者怒斥,却没想到那人凑到自己耳边,神秘兮兮地说,现在我们两个都在偷吃东西,就是共犯了,不过反正我也不喜欢银耳莲子羹,以后就拜托你帮我解决掉一半吧,板栗的事情,也请当做没看到好么,我不会说,所以你也不要告诉别人哦。

没上过学,年纪还很小的阿诚听得云里雾里,“共饭”?那是什么饭?不过,阿诚还是足够聪明的,即使听不懂也好好地掌握了这些话的重点,可以吃莲子粥,不要说板栗的事情,然后,自己似乎和大少爷达成了某种自己不能理解的联系,现在还不知是好还是坏。

阿诚只顾拼命转着脑筋想,却被明楼以为是看着栗子眼馋地呆住了,他本人极喜欢板栗,便认为天下所有人都爱这个甜糯可口的小果子,对于自己人他总是乐于分享的,刚刚他已把阿诚当作了自己人,又看到那个小小少年半张嘴发呆的样子,只觉得越发可爱,忍不住剥了个板栗堵了进去。

阿诚被塞了一嘴甜栗子,呆呆地看着那个捏着金色果仁,小口细细品尝着的明楼,姿态优雅,气质高贵,越发衬托狼一般吃相的自己粗鄙可憎,如此不堪的自己能和这样高不可攀的人联系在一起,阿诚小小的心里涌起一股异样的快感,让他觉得格外满足。

这样的满足成为他那段乌云密布时光的唯一光芒,只可惜,这样的光芒太微弱太渺小,好像是暴风雨前的远方灯塔,很快就被吞噬在来势汹涌的黑暗里了。

那种,如同死亡的黑暗。

TEC

评论(2)
热度(26)

© 青茶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