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山风中毒ing!无限制刷阿拉希!山组🌸SK🌸长末🌸天然🌸团爱🌸赛高!!
🐱全职持续稳定关注中🐱漫威DC西山居官方爹🐱饼哥我爱你一万年🐱是的抖森我已经不爱你了🐱论已婚男人的魅力
😜欧美圈囧尼斯爱抖露二次元爱好广泛,欢迎同好前来交流人生

【晨赫/AU/中秋贺文/蟹肉肉渣月饼】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写在阅读前:

又到一年中秋时,中秋一定要吃蟹肉月饼!然而,我又不给力的卡肉了。。。。_(:з」∠)_

写到最后发现脑部已经饱了,蟹肉的动力消失了,抱歉,虽然不是一篇特别好吃的蟹肉月饼,但是希望所有喜欢晨赫的小伙伴们吃得开心!!

P.S:如果大家对这篇蟹肉的后续特别感兴趣的话,我会加油明天写出真正的蟹黄肉月饼的!!请大家安慰我,鼓励我,给我力量!【尔康脸】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每年都可以团团圆圆!不要像我一样独守空闺……


-----------这是请放心食用好吃也不要钱的蟹肉肉照月饼------------


李晨呆立在客厅中央,气血上涌,心律不齐,大脑充血,两眼发黑,一副脑动脉爆裂般的红红火火的模样。只因为,他面前,本来不应该在家的那个人,以贵妃出浴的姿态,充满情色暗示地靠立在浴室门边,胯骨上松松垮垮地环着白色的毛巾,那下面没有人鱼线,也遮不住小肚子,双腿之间微微顶起一块突起,被水气湿润出深色。

不是性感的身材,但是,却能调动深爱着这副躯体的主人的那个男人的情欲。危险的,无美学的欲望。

李晨控制着自己不要扑上去,轻吻那两条长而结实的腿,即使大脑已经被陈赫脸上无所顾忌又无所谓的神情,以及那泛着潮红皮肤,闪着危险光芒的眼睛烧成了浆糊。

他想要说话,背后传来的金属撞击声却比他更快地对陈赫的存在进行了反馈。

“卧槽!!”

“卧槽!!!!”

受到惊吓的两个人异口同声,用同样无辜又怨恨的表情瞪视着对方和那个站在两点之间的交汇点——李晨。

“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再一次,同样的动作,指向对方,只不过一阳指的功力并没有以正确的路线到达目标地,而是被恰好站在中间的李晨挡了下来。当然,也许本来就是指向他的,李晨侧了侧脑袋,发现视线和指尖随着自己移动,心中吐血不止。

到底是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地步,李晨空气掀桌抓狂着,回想起一个小时前发生的种种,仿佛听到了命运之神的嘲弄——

“你真是活该。”

 

“你真是活该。”

邓超坐在办公桌上,看着李晨微笑地拒绝了一个又一个前来约中秋吃饭赏月的窈窕淑女。啧啧啧,还都是公司排行榜前十的美人,邓超想着自己门可罗雀的办公室,心中绝对不是羡慕嫉妒恨。

“活该什么?”

李晨终于挂掉了总经理助理,那个妖艳到几乎犯罪,当然也是危险到可犯罪的女人的约会邀请,看着自己好友一脸酸涩的表情,有些好笑的问他。

“当然是活该你禁欲大变态,单身一辈子啦。”

邓超一个精准到眼白全露的白眼送给装傻的某人。

“你是反社会还是性无感,那么多美女,排着队来给你约,你竟然说NO,简直是站着茅坑不拉屎,霸着资源不留种的无耻行径,太过分了。”

“哈哈哈,哪有那么夸张。”李晨转着手机,拍了拍好友肩膀,笑嘻嘻地的说:“你不是已经有丽丽了么,那么好的女孩子,我们全公司的女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你在这里戳我干什么。”

“那是~”提起恋人就瞬间变骄傲脸的邓超很开心,不过也只持续了一秒钟。

“你知道么~~~”邓超把脸凑近李晨,似乎很自信自己略带忧伤,四十五度角眼泪滑落的伤痛文学角色,用抗战革命烈士牺牲前十分钟的交党费的声音语气说道:“丽丽……她那坑爹的领导……竟然要求……中秋节……加班……加班……加班你知道么?!!”

突然戏剧化提高的音调把正努力辨识邓超每一个字的李晨吓了一大跳,他一抬头路过的经理,透过透平玻璃墙,对他们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又如他来那样,不带一片云彩的轻轻飘走了。

看着还在努力把口水弄到眼角的邓超,李晨觉得,如果杀人不犯法,他现在很想掐死某人。

“好了,别演啦,你到底想要干嘛?”

李晨有些不耐烦,他转着手机,却没有感受到一起期待的震动。

看到自己的灵魂演技没有感动到李晨,邓超停止了嘤嘤嘤,一把抢过李晨手里的手机,做出要打开看的样子。

“你老是拿着手机,不会是在私底下金屋藏娇呢吧~”

李晨猛地变了脸色,强硬的抓住了邓超的手,面无表情地盯着嬉皮笑脸的好友。

“没有,你想多了。”

邓超被李晨突然的变脸震到了,他第一次看到这个人那么惊慌失措,是的,惊慌失措,即使李晨用冷漠隐藏地很好,但是,他能看到黑色瞳孔放大后,蔓延出来的恐慌。

还是算了吧,邓超讪讪地把手抽回来,将手机还给李晨,看着好友习惯性地检查着收件箱,心里有些不安,看来今年中秋还是自己一个人过比较……安全。

“今晚来我家吧。”

李晨放下手机,笑眯眯地看向邓超,邀请道:“今年我们一起过中秋,就像大学时那样。”

我去!什么情况?!邓超见识到李晨堪比川剧的高深变脸功力,被那个仿佛是用刀可在脸上的笑容,笑得一阵阵发寒,他张了张嘴想拒绝,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去的路上我们买点月饼带回去。”

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李晨知道其实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今晚我不回去了。”的短信。

 

“你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么?”

李晨很想这么问,一个小时前想问,现在也想问,可惜时间地点通通不合适。只好吞下去,让心脏跳得慢一点。

 

“你们两个,还真的是相当有默契啊。”

李晨没话找话,想要抹开此刻尴尬的气氛。但是,这明显不是什么解决“情人脱光光来诱惑我却被直男基友捉奸在家”的好办法,气氛越发沉重到凝固,三个人三点一条直线,敌不动我不动的蓄力着。

“诶,真是瞎了我的二十四氪金狗眼了。”

邓超幽怨地缓缓开口,一张晚娘脸栩栩如生。他用手指点了点杀气四溢,几乎黑化的陈赫,冷冷地说:“晨儿,你他妈真行,太他妈够朋友了。”

李晨僵在原地,他发现陈赫受伤的表情,比邓超骂他的话还要让他伤心,但是,他却不能说任何安慰恋人的话。他只能想,天哪,现在已经是秋天了,赫赫不穿衣服,不会冻感冒吧。

无趣,无礼,不通人性,难怪要注孤生。李晨有些绝望地看向邓超,却发现那个本来还怨气和怒气冲天的人,突然笑了,不是苦笑,也不是冷笑,而是很自然地,为朋友高兴的笑容。

“有嫂子了,也不知道带出来给兄弟见见。”

邓超眼睛在笑,脸上的肌肉呀在笑,嘴里说出让李晨也能微笑地话,他弯下腰捡起被丢在地板上的月饼盒子,对李晨说:“晨儿,看来中秋咱俩是不能一起过了,不过~小心肾~”

说完,带着一脸的不怀好意和猥琐淫荡以及那个李晨买的月饼幽幽的飘走了。

希望他出门就被警察叔叔以耍流氓罪带走,李晨看着被砸出一个坑的地板,心里默默地诅咒。

 

“所以,人都走了,你还想看谁的背影啊。”

陈赫那懒洋洋,永远提不起精神的声音从浴室飘到了李晨耳边,还有沐浴露和水汽的味道,有魂魄似的钻进了他鼻子里。精神通透,三花聚顶也不过如此吧,李晨这样想着,转过了身,抱住陈赫,水珠瞬间湿透他的衬衫,初秋的凉意渗过布料,直贴肌肤。

“嗯,果然会感冒啊,你这样。”

李晨有些忧心陈赫湿漉漉地站在房间里那么久,还没有开空调,明天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喂,你不专心。”

陈赫似乎还在生刚才的气,他报复似的咬在李晨耳朵上,凉凉的薄唇贴着,用气声说话:“你难道想要见异思迁?小心我阉了你啊。”

随着声音进入耳朵的还有潮湿温暖的呼气,李晨只觉得下体又痛又紧,他摸到那只在自己身体上肆虐的罪恶之手,十指相交,揉捏安抚道:“怎么会,阉不阉都是你的,你还能不知道。”

“呵呵~”陈赫头靠在李晨肩上,享受着他的服务和示好,那点被打扰和吃醋的小乌云都被慢慢爬满全身的快感赶走了。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的,我只是觉得,也许,”陈赫舔着嘴唇,紧盯着的李晨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无需言说的爱欲:“今天是一个加深你的意识的一个好机会。”

李晨觉得此刻只能用一个深入灵魂的法式湿吻,来回答这个让人灵魂都在颤栗的要求。他用陈赫喜欢的方式细细舔过每一寸口腔薄膜,柔软的舌部肌肉组织交缠的方式,仿佛做爱般水乳交融,两人觉得这个吻可以让他们融化到天荒地老,生命在彼此之间传递,呼吸在此刻已经不再是必需品。

可惜,想要跳脱出人类的生理本能,光靠爱是不能实现的。当李晨和陈赫气喘吁吁地分开时,对方通红的双眼和有些窒息到变色的脸让他们忍不住笑了出来。

“所以,”李晨紧紧环着陈赫的腰,用自己早就精神抖擞到一触即发的硬挺,克制地磨蹭着陈赫同样性致勃勃的地方,“去卧室?”

而陈赫身上唯一的遮蔽物,早在那探索人类肺活量极限的深吻当中被扯掉了,他舔了舔嘴唇,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看着努力克制自己本性的李晨,让他有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和兴奋。

“等一下。”陈赫推开急切想要和他做负距离接触的李晨,往后退了一步。

李晨被弄得有些生气了,他箭在铉上,早就忍得要爆炸,而陈赫还在这里完“等一下”的欲擒故纵的游戏,但是,看起来陈赫也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淡定,饥渴危险的眼神出卖了他,让李晨好受了一些。

“你害得我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

陈赫伸出修长的手臂,舌尖在指缝中缓缓舔过,他温柔地抚摸,仿佛在抚摸爱人的肌肤般抚摸自己,颈项,锁骨,胸部,乳首,小腹,胯骨,最后停留在下体,微微遮住自己蓄势勃发的部位,靠在墙上,邪恶的笑着。

“所以,你是想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评论(9)
热度(34)

© 青茶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