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山风中毒ing!无限制刷阿拉希!山组🌸SK🌸长末🌸天然🌸团爱🌸赛高!!
🐱全职持续稳定关注中🐱漫威DC西山居官方爹🐱饼哥我爱你一万年🐱是的抖森我已经不爱你了🐱论已婚男人的魅力
😜欧美圈囧尼斯爱抖露二次元爱好广泛,欢迎同好前来交流人生

【仙流花/AU】爱情贱在 P.1

你说想要听恋爱的故事,难道我们的爱情还不够么

你说想要到最遥远的地方,只是我们现在的距离还不够么

 人生在十七岁之前的所有行为都可以不作数,这是十八岁的樱木花道在仔仔细细研究了刑法三遍后得出的结论。为此,他还稍稍伤怀了五分钟,感慨自己错过了最佳的犯罪时间。

只不过,此时少年伤感的他还不知道,在这五分钟之后,他将会发现这如丝絮般缠人的愁绪会化为滔滔愁苦的江水,并以摧枯拉朽之势延绵数十年。所以说,在这样绕指柔般的愁绪下,十八岁的樱木花道和十九岁的仙道彰相遇了。

 

1、谁动了我的奶酪

 

樱木花道刮着胡子,并以每十秒一次的频率用脚蹭着小腿肚子上被蚊子咬过的那个突起的、并不美观的胞,附赠一个完全看不见虹膜修炼到家的白眼给不知道在哪个阴暗角落稍事休息的蚊子小姐。

室外响起了敲门声,樱木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镜子里的男人凤眼微挑,只是眼神并不如现在他的心情一般犀利,缕缕血丝遍布眼白,可以看出又是经过一个漫长难熬的夏夜。

门外的人似乎终于在一次次的手部撞击运动中消磨掉了所有耐心,他明智的转换了战略,改用声波攻击,“花道?你磨叽什么呢?又在里面玩手机呢吧?!”气拔山兮力盖世……樱木又一次牺牲在高宫的恐怖分贝之下。

 被高宫挤出浴室的那一刹那,樱木忍住了想要附送头槌的欲望,用力抹了一把脸,晃晃悠悠跑到饭厅蹭饭。

 即使,自称为像自己这种无论在那种地方都可以活得精彩的天才的樱木花道,不得不摸着自己的左心房承认现在的生活是自己二十年来没有过的美好。

樱木花道是个容易满足的人,所以他很好心情的无视了坐在客厅,脸黑的堪比某位中国宋朝地方检察官的日疯小五郎。

 日疯小五郎,学名赤木刚宪,类别京都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导处主任,因其每日必在学校早中晚外加两节自修发一次疯,被京大经管学院学子戏称为日疯小五郎。

不过,樱木同学发自肺腑的表示,他更想称呼亲爱的教导处主任为大猩猩,因为,以其二十年贫瘠的大脑看来,赤木刚宪无论是在外貌、体型、还是性格上都更加接近那种灵长类动物,而非人类。

 当水户洋平再一次申明自己的家不是动物园猴山时,日疯老师与樱木同学之间的肢体语言交流和充斥着暴力美学的教育已经接近尾声。

水户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室溜出来围观的高宫正在打扫战场,看着廉价木地板上一个个深坑,两人再一次感叹自己的好命和顽强,以及稍稍哀叹一下可怜的房子。

此时此刻,大猩猩已经让某猴子充分意识到适者生存成者王败者寇力量才是绝对差异的道理,正揪着红毛猴子的领子往学校拽,后面跟着水户高宫俩倒霉孩子,四人一行浩浩荡荡向京大开路。

 其实,这次樱木花道真的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在厕所小小揍了打算偷看女厕的校长公子一下。在他看来那种人不打到连他亲娘都不认识都对不起自己吃的午饭。

所以,直到那天水户把他拉走,他都还觉得实在是太轻了,为此感到极度委屈的樱木花道在院长慷慨呈辞吐沫芯子乱飞的时候小声抱怨着:“皮那么厚都没出血,我手还疼呢~”

旁边的水户和高宫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面部扭曲到抽筋,两位老师也只能装耳聋听不见,继续长篇大论。毕竟,大家心里都明白,流氓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

 就在樱木花道听得昏昏欲睡就快效仿流川枫的经典绝招——站式睡姿的时候,救命的敲门声终于响起了。院长用下巴告诉水户去开门,门一开,便看见笑容可掬成熟稳重永远不惹是生非的精英学生仙道彰同学杵在那。

 “牧院长,赤木老师,打扰一下,木暮教授有事要找樱木花道同学。”和笑容一样可掬的声音。

 不愧是法学院最受欢迎的研究生,果然赏心悦目。两位中年人在心中默默感叹,并不失时机的瞄了一下自己院里的孩子,为什么同样是风云人物,却差别那么大?果然人生永远都是充满了意外的。

 在水户和高宫的一再保证不会再犯后,四人一行又浩浩荡荡的从院长办公室杀将出来。

樱木又乘机向仙道表达了对大猩猩和中年人的不满,在获得了一个吻作为安抚后心满意足的安静下来。只是,水户和高宫感到又一次被闪瞎了眼,在心里默默腹诽为毛这两个人就不知道羞耻为何物。

 作为朋友交往了两年又作为恋人交往了一年的樱木花道和仙道彰,此刻正处在蜜月期向七年之痒的的过渡阶段,两人的感情从樱木十八岁第一次在辩论大赛上见到十九岁的仙道彰时便有了定性式的结论——“爱情里最大的bug不是你爱的人不爱你,而是你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想当年,这句版权属于京大计算机系高材生水户洋平的至理名言新鲜出炉之时,还着实让樱木小小佩服了一下,并更加肯定天才的朋友果然和小老百姓不一样这一信条。虽然,在之后的三年里每次听到这句话,他都更想去问候他母亲。

 不过,还是引用用水户的话,仙道之于樱木相当于奶酪之于老鼠,虽然奶酪很好吃能填饱肚子,但是没有奶酪也能过活,老鼠也不是非得吃奶酪才能过活,玉米大豆之类虽然粗糙,但也可果腹,实在不行退而求其次实属上策。

 所以,樱木和仙道在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位置上吊了整整两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还会一直这样吊着,直到终于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爱情窒息而亡的时候,这个爱情bug里出现的另一个bug拯救了他们,也满足了所有求知欲旺盛的京大学子的好奇心。

 两年“苦恋”终成正果,水户在舒出一口气后又吊着一口气吸不进来,实在痛苦,只是因为确立恋爱关系的当天,挚友樱木花道拉着他喝道天亮,掐着他的脖子吼了一夜的“狐狸”,直接导致第二天早上醉宿醒来后不得不忍受着脖子将要断掉的痛苦,以及好友前一天刚刚上任的正牌男友——仙道彰如飞刀般锐利的审视目光。

当然,仙道彰是舍不得用这种眼神扫射恋人同志的,所以,水户作为迁怒对象不得不承受着心灵和身体上的双重伤害。

 即使这样,水户仍然能够在一年后想起那天晚上的时候,感到当时直冲大脑和鼻腔的酸涩以及充斥整个胸腔的无力感。肝肠寸断,这是一直自认为酒量很好的水户在整个大脑浸满了酒精后,对樱木花道的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的唯一印象。

不过,他唯一庆幸的是,仙道并不知道,即使在一个月之后他将对仙道的神通广大无所不知感到惊讶,但是现在,他还是最乐观最稳重最被樱木花道重视的水户洋平。

 在仙道彰又一次英勇地把恋人,从教导处主任的魔爪下拯救出来后的那个热闹非凡的午餐时间,某人极不厚道地向公主控诉王子最近的不检点行为,而英明神武的樱木公主大人当然不会偏听小人之谗言,他决定采取兼听则明的策略,就这一流言向流言的男主人公求证。

于是乎,仙道王子再一次以一个前辈的身份深刻教育了没有三思后行的学弟,流血事件后,出轨事件不了了之,当然也不会有人傻得再去追究。

 “花道,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仙道王子一脸微笑,风轻云淡却又深情刻骨。

 “废话,本天才不爱你还能爱谁。”只可惜说者有心听者无意,爱情平衡的理所当然,樱木当然是知道对方也是男人,荷尔蒙、生物学方面的问题是用不着天才来为小老百姓来解释的。

只是,樱木还是要在意,毕竟仙道曾经一个星期换一个床伴的速度还是不可小觑的,虽然在于自己确立恋爱关系后这种情况得到收敛,但是,天才的奶酪也不是小老百姓想动就能动的。

 不过,樱木还是从仙道无懈可击的完美表情外发现了可疑点,比如说越来越短的通话时间,越来越长的图书馆静坐,不是不爱,而是需要休息,审美疲劳是可以的,那么偶尔开点小差也不为过,肉体出轨与情感出轨其实都差不多,就看你怎么看,心态不同世界也会美好很多。

 樱木无所谓奶酪在哪,只要还在自己掌控范围就好,只是,到底是谁动了自己的奶酪,他还是有着一定好奇心的。


TEC OR NO

评论
热度(10)

© 青茶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