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山风中毒ing!无限制刷阿拉希!山组🌸SK🌸长末🌸天然🌸团爱🌸赛高!!
🐱全职持续稳定关注中🐱漫威DC西山居官方爹🐱饼哥我爱你一万年🐱是的抖森我已经不爱你了🐱论已婚男人的魅力
😜欧美圈囧尼斯爱抖露二次元爱好广泛,欢迎同好前来交流人生

【狄白】端午

端午,点一笼艾香,饮一壶菖蒲酒,缠腕间五色丝带,系少女精心缝制的香包在腰间,白衣少年郎打马从长安城笔直的街道那头潇洒而来,眉目间全是少年风流正气凛然。

浩然正气。

狄仁杰坐在湖心亭中,温着酒,想到年少时的白元芳,自己明明满腹经纶,却搜肠刮肚地只能找到这一个词来形容他。

少年正义不过多是热血方刚的产物,思量不足且目光短浅,狄仁杰自知自己的正义感多为如此,如今官场浸染数十载,周帝行事果决狠厉,自己这个丞相步步为营,伴君如伴虎,当年那些所谓的正义感早就被消磨殆尽了。

他不曾后悔自己的妥协或识时务者为俊杰,或者说这才是他的根他的骨,正如同如天地般耿直而至死不渝是白元芳的根和骨。

那消瘦的肩骨没有一般习武之人强壮,筋肉纠结,却好像能扛起所有不公。但这世间正义也从不与言语般轻薄无力,狄仁杰深刻地知晓那所谓公正所谓世间正道的重量,而这些重量一直压在白元芳身上,没有一刻消失过,却从没让那挺直的背脊弯折过一次。

即使白元芳跪在朝堂接受那冰冷刺骨的虎符时,眼中闪耀着的光芒也如同初见时那般,仿佛他即将面对的不是凶恶突厥的千军万马,只是同平时一般与狄仁杰去破武王丢过来的棘手的案子那样。

当时已经做了大理寺少卿的狄仁杰知道,从此之后,他们将要走没有彼此的路了。

白元芳出征的那天是端午,五月的好天气,洛阳的牡丹是已经开到茶蘼的时节,街头巷尾都是满满的菖蒲和艾草香味,百姓们沉浸在周朝盛世的热闹节日庆典中,城内河的画舫上游女唱着五音,歌声顺着水流飘荡,传到城外已只是零零散散的碎音,很快也就被掩盖在壮行的军鼓下了。

狄仁杰远远站在群官之中,看着白元芳少年将军白马银甲,幽兰宝剑在阳光下闪耀着冰冷的光芒。

他看不清白元芳脸上的神色,只记得临行前,白元芳交给自己的香囊,说什么今年端午没办法和他一起过了,但是这艾叶香囊是一定要带着的。

你不用么?

狄仁杰摸着被白元芳系在腰间的那个锦袋香囊,平日里巧舌如簧也变得沉默起来,想要问出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也毫无意义,垂死挣扎又徒增烦恼而已。

白元芳还在那个香囊里塞了一张纸条,“生当复来归,死亦长相思。”他没有说,狄仁杰也能知道。

如今,生者未归,君亦长相思。

世事皆不可能如人意,岁月已远,鲜衣怒马的少年只活在记忆中。

狄仁杰只是还等待着某一个端午,一别经年,再聚首,长亭煮酒,共明月春风。

评论(4)
热度(12)

© 青茶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