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山风中毒ing!无限制刷阿拉希!山组🌸SK🌸长末🌸天然🌸团爱🌸赛高!!
🐱全职持续稳定关注中🐱漫威DC西山居官方爹🐱饼哥我爱你一万年🐱是的抖森我已经不爱你了🐱论已婚男人的魅力
😜欧美圈囧尼斯爱抖露二次元爱好广泛,欢迎同好前来交流人生

【晨赫/现代AU/幼驯染】郎骑竹马来(1)

写在阅读前:

虽然感到很抱歉,但是在有一个ABO坑的情况下,我又开了一个新坑,ABO应该(!)是不会坑的,所以会和这篇幼驯染一起更。

这一篇是看李白大大的诗的时候开的脑洞,突然就想写关于两个人,从青丝到白发,一辈子一双人的故事。觉得如果能从他们幼年写到人生的终结,就好像是见证了某人的一生,就好像他们真正存在过一样。

想要写这样的故事。

最后,这是题目取自的诗的一段: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

-----------这里是庆祝赫赫又瘦啦的分割线----------------


有人说,时间就像一把杀猪刀,胖了帅哥,老了美人,那些被消减的容颜和身骨最终都会化作一抔黄土,消失在世界上。

一切物理性的存在都极其脆弱且不可靠,只除了记忆,无论是硬盘还是人类的大脑,他们都尽职尽责的尽可能地去记录一生中所有的事,但是硬盘有大小,人类会忘记,每一秒过去,都生怕时光太钝,磨损了记忆。

在记忆最遥远,最模糊的几年,李晨刚刚念到小学三年级,因为父母工作关系辗转于几地,搬了家,转了校,离开了那时冬天还很冷的北京,来到一年四季都很温热潮湿的南方。

离开时,家人只打包了一箱箱的书,却没有带走其他任何东西。小小的李晨坐在南下的大巴上,扒着车窗,仰头看着自己摆放在阁楼窗台上的玩偶猪,那是同桌的女生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粉色的胖乎乎的脸上咧着大大的笑容,挂着同同桌害羞和生气时一般的圆圆的红脸蛋,很可爱。

“晨晨,坐好,汽车要开了。”

妈妈一边在旁边整理着行李,一边叮嘱他。李晨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盯着窗外,突然,他猛地站起来,死死盯着老旧的楼墙下,一个小小的粉红色身影远远地站着。即使隔得那么远远,他也能看到同桌穿着那条最喜欢的粉色裙子,马尾上扎了大大的红色蝴蝶结,扯着裙角,红着眼圈,委屈地看着自己。

李晨想要打开车窗,想要对她说再见,说以后还能再见,但是沉重的窗户死死地扣在一起,他用尽全力也没能推开一条缝隙。

“李晨!你做什么呢?!”

爸爸的怒吼在李晨的头顶上猛然炸开,一个巴掌带着风声啪地打在脸上,李晨瞬间吓得忘记刚刚要做的事,呆呆地站在座位上,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哎呀!你做什么呀!孩子又没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打孩子啊?!”

母亲愤怒地朝父亲大喊,父亲也不甘示弱的和母亲对骂,车上所有乘客都保持着诡异的沉默,矜持地围观这个混乱吵闹得三口之家。

大巴在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父母彼此愤怒的吼叫声,乘客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和李晨自己小声的抽泣声中,三里一颠,摇摇晃晃地往那从未见过的陌生城市驶去了,一路向南。把跟在车后被喷了一脸尾气的粉色裙子同桌和粉色小猪,留在了遥远,寒冷的北方。

 

南方的夏天特别的闷热,连着三天三夜的大巴行程让车内的空气污浊不堪,父母早已没有精力在吵架,开始李晨还能整天贴在窗户上,观察着周围不停后退变幻的陌生风景,而旅途的劳累也慢慢在侵蚀他。

李晨迷迷糊糊的歪在座位上,身边是昏昏欲睡的大人,后排座位上偶尔传来奇怪的低声细语,他想要听清这深夜里唯一的声响,却无法理解那似痛苦似欢愉的抽泣与呢喃。他浑身发热,而唯一让他能集中精神的声音也变成光怪陆离的噩梦里可怖的背景音乐,粘稠地捆绑住他身体,压抑着他的呼吸,像乘坐最害怕的海盗船,大脑和胃在黑暗里翻墙蹈海。

恍惚之间,李晨好像听到了母亲的惊呼和父亲的喊叫,他想要说别吵了,但是却只有嘶哑的气声,但是很快,他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李晨再一次醒来时,已经不在车上了。他躺在一张床上,目及所处皆是白色,白色的墙壁和窗帘,空空荡荡的病房一片寂静。他听着自己的呼吸声,突然想起爷爷去世时,全家也是这样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看着爷爷躺在白色的床上,脸上还带着被撤掉的呼吸器留下的,为插入各种管子的伤痕,医生冷冷地说着对不起,请节哀,一边用白色的床单盖住了爷爷因为没有见到自己小儿子一面,至死都不甘都悲伤的苍老的脸。

李晨想,我不会是要死了吧。他想起爷爷泛着青色的脸和冰冷僵硬的身体,不由得害怕起来,大声地喊着爸爸,妈妈,却没有人回应他,他终于忍不住声嘶力竭地流着泪大声哭起来。

“哭什么?吵死了。再哭我就吃掉你哦。”

床下突然传来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声音软软的,稚嫩好听,似乎比他还要小不少,但是说出的话内容之恐怖简直让人大夏天生生竖起一层汗毛。李晨打了个寒战,瞬间就安静了。

“你,你,你谁啊?”

李晨憋着眼泪,抖着嗓子问床下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小孩。

“嘻嘻,你猜啊,不会害怕了吧?”

床下的声音发现了李晨的恐惧,得意地笑了起来,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敲打了他的心脏,李晨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要死了。

然而,显然这个小鬼并不打算放过他,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从床下伸了出来,扒着床单留下一个个黑色的手印,然后,一张肥嘟嘟的,苍白到发青的小脸出现出现在他视线里的,这是一个朝着他甜甜地微笑的小男孩,不,是小男鬼。

小男鬼伸出有些冰凉的手,放在李晨已经僵硬到不会动的脖子上,可爱地笑着:“哥哥,你看起来好好吃啊~”


TEC

评论
热度(16)
  1. 半暖夏伤情未央青茶屋 转载了此文字

© 青茶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