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山风中毒ing!无限制刷阿拉希!山组🌸SK🌸长末🌸天然🌸团爱🌸赛高!!
🐱全职持续稳定关注中🐱漫威DC西山居官方爹🐱饼哥我爱你一万年🐱是的抖森我已经不爱你了🐱论已婚男人的魅力
😜欧美圈囧尼斯爱抖露二次元爱好广泛,欢迎同好前来交流人生

【狄白/现代AU】狄白侦探事务所的日常(1)——白元芳做了五次饭,有一次他吃了狄仁杰做的饭

写在阅读前:

很高兴今天认识了樱桃哥哥 @Cherry-Bomb ,作为一只疯狂的中二黄叽让你受到惊吓了,抱歉。我只会写很傻又没有剧情的少女文,这篇狄白送给同吃狄白的樱桃哥哥~~希望以后能一直这样愉快的玩耍!

-----------这是完全和黑暗料理无关的也不甜蜜的分割线---------------


厨房里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响着,狄仁杰脸上盖着一个星期前的报纸,躺在躺椅上装死。

哗啦——哐啷——哎呦!!

狄仁杰用力抖了抖报纸,哗啦啦地翻着页,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而他掩盖在报纸下的眉毛已经快要飞到天花板上去了。

Duang——!!轰——!!水!水!

白元芳!!狄仁杰像触电一样从躺椅上猛地弹起,心里怒吼着要冲去拯救厨房,但是在臀部脱离椅面的那一刻,又突然躺下了。

淡定淡定,放松放松,无视无视。

狄仁杰一边深呼吸给自己减压,一边在心里默念三字经谢谢白元芳极其白氏族谱上的所有人。

自作孽不可活啊,狄仁杰人生中第二次因为打赌而后悔,而这次悔不当初的程度已经赶超上次和方起鹤的,排列到“名侦探狄仁杰的人生最不该做的事”榜之最了。

其实这件事还要从最开始成立事务所说起,当然,现在离成立之初也仅过去一个星期而已。

总所周知,白元芳一直觉得是一个有钱的池面,俗称高富帅,虽然没有得到包括组合伙伴狄仁杰在内的所有人的认可。但是,不得不承认,白元芳看起来就像是个富二代,小白脸,温室里的花朵,眼睛里的苹果。当然,他也确实就是。

除了武力值爆表以外,几乎没有点过任何技能点的白元芳当然是不会烧饭的。烧饭是什么,我不是只要会吃饭就可以了么?

白元芳是内外兼修的不会烧饭,而狄仁杰,看起来一副没有被娇生惯养的新好男人的样子,竟然也不会烧饭。

单生男子只需要掌握泡面和叫外卖就可以了,狄仁杰大大如是说。

只是,白元芳并不知道狄仁杰不会做饭,当他初次被狄仁杰惊为天人的推理才华征服时,就自动把狄仁杰定义为无所不能的名侦探,不但智商碾压常人,而且洗衣做饭、维修理财无一不精。所以一开始,白元芳是抱着做米虫的心态来组合事务所的。

只是,狄仁杰多人精啊,他一眼看穿了白元芳的小算盘,并在关于“到底谁该做饭”这个主题的辩论中,展开全方位攻击,从三段论到演绎推理,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口若悬河地说了三个小时。白元芳本来智商就不高,这样长篇大论的各种专业名词砸下来,智商硬伤也得变智障了。

总之,白元芳被成功洗脑,忽视了自己才是事务所的产权人和老板的事实,认定自己如果不洗衣做饭,就是没有给事务所做贡献。

狄仁杰一看大功告成,心中无限欢喜,忍不住嘚瑟起来,嘲讽白元芳如此智商,烧饭这种事情估计此生都学不会了,自己还是叫外卖的好。

已经在网上查找初级食谱的白元芳一听这话,立马不高兴了。怎么着,小爷就算做不了名侦探,这烧饭不还是想要学就分分钟能学会的么?还能比空手接飞刀更难?!

狄仁杰在旁边呵呵,少年你想多了。

白元芳恼了,揪着狄仁杰的领子,拳头就要往他脸上招呼。

狄仁杰吓得脑袋直往后缩,抓着白元芳的手大呼冷静冷静!暴力是不好的!

白元芳冷冷地看着瞬间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狄仁杰,表示你服不服。

狄仁杰看自己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瞬间又高了回去,示意比自己矮了两个手指的白元芳放手。他理了理袖子,清了清嗓子,拍了拍白元芳的肩膀,要不咱俩打个赌吧,赌你一个月之内能不能学会烧饭。

白元芳很不满,一个月,我有那么笨么?!一天足够了!

狄仁杰一脸震惊地看着完全没有自我认知能力的白元芳,一天,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不过既然你嫌多,十天怎么样?

十天,白元芳不爽地哼哼,太多了。

那五天,狄仁杰伸出一个巴掌盖在白元芳脸上,不能再少了,就算你笨,我也不能这样欺负你。

你才笨呢!!白元芳瞬间被带走注意点,忘记纠结时间的问题。

要是你五天之内学会做饭,那从今以后就是我来烧饭。

好!要是我五天之内学不会,那就……那就……

就绕着我们小区跑三圈,边跑边喊“狄仁杰是全世界最帅最聪明的名侦探”。

……你不本来就是么。

一如既往地get不到点啊,白元芳同学,狄仁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智商,看来这次我赢定了。

那么,一言为定。狄仁杰举起自己的右手。

一言为定!

啪——赌局正式开始。

 

现在狄仁杰躺在躺椅上,还要装作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真真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再见了,我新买的骨瓷餐具,我妈留给我的煲汤砂锅,我最喜欢的青花瓷盘……狄仁杰心里在滴血,却又什么也不能做,他只要一进厨房就会被白元芳赶出来,冠上影响学习效率干扰赌局公平的罪名,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只要忍过今天一天,赢了赌局,就能把厨房从那个小霸王手里拯救下来了。

狄仁杰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他看了看手表,已经快要到午饭时间了,这几天从白元芳手里端出来的都是黑暗料理,他一次也没有吃,全部叫的外卖,而给白元芳顺便带的外卖,白元芳却一直都没有动过。

他不会真的全都自己吃了吧,狄仁杰腹诽,那种东西吃了会死人的吧,不过白元芳看起来脸色红润,中气十足,所以,大概吃的是泡面?

不过,怎样都无所谓了,狄仁杰擦了一把辛酸泪,以后绝对不会再让白元芳烧饭了,死也不让!

厨房重地,白元芳和狗不得进入。

白元芳一端着盘子走出来,就看到狄仁杰在躺椅上装大爷,报纸随着他均匀的呼吸一起一伏,飘起的瞬间还能看到嘴角晶莹的口水。

咣当——

狄仁杰是被耳边清脆的撞击声惊醒的,他猛地弹起来,头部一阵眩晕,正闭着眼睛缓一缓,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从餐桌那里飘过来。

蛋炒饭!

多年的学校食堂经验让狄仁杰瞬间作出判断,他转过脸,正巧目睹了白元芳那一盘蛋炒饭米是米,蛋是蛋,粒粒晶莹颗颗饱满地从半空中回落盘子的精彩画面。

米是白的,蛋是黄的,狄仁杰有些发愣,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花了五天时间,毁了他厨房的人做出来的东西。

看着能吃,但是会不会是像好看的蘑菇那样,其实蕴含着强大的毒素呢?

狄仁杰心中还充满了不安和怀疑,嘴边却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转头,就看到白客笑容可掬地举着把勺子,里面盛了满满的蛋炒饭,一副请君品尝的模样。

狄仁杰打了个寒颤,不知道是被白元芳的笑容瘆到,还是被那勺蛋炒饭瘆到。但是,刀架在脖子上,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赌局还是自己提出来的,现在反悔也实在是太迟了。

他闭上眼睛,英勇就义似的,张开了嘴,实在不行就不要嚼了,直接吞掉就好了。

嗯?好像并没有很难吃……等等……

狄仁杰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白元芳期待的眼神,吓了一跳,那口含在嘴里的饭,也终于顺利地顺着食道进入到胃部了。

怎么样?好吃么?白元芳紧紧盯着狄仁杰,不放过他一丝表情。

狄仁杰抿嘴一笑,点了点头。

好吃。

白元芳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手舞足蹈宣泄着成功的心情。他炫耀地把蛋炒饭塞到狄仁杰鼻子底下,距离近到恨不得把整盘饭都扣在狄仁杰脸上。

怎么样,我就说烧饭这种事,对我来说分分钟就能搞定,你还不信,怎么样,输了吧。

看着已经嘚瑟到天上的白元芳,狄仁杰捂着脸在内心尖叫:天啦撸,怎么能那么咸,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简直是要人命啊!果然不能让白元芳下厨房,这次就让他赢吧,用一次赌局的输赢,换后半生的健康保障,还是很划算的。

输了输了,算清楚一切的狄仁杰有些不耐烦地把盘子推开,人非圣贤马有失蹄,偶尔猜错也很正常吧,我认输,以后饭都由我来烧!

白元芳楞了一下,这个……还是算了吧。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这么多天学习烧饭下来,我已经喜欢上烧饭啦!我决定要成为会烧饭的名侦探的男人,所以,以后都还是由我来烧饭吧。

这一番话白元芳是讲的情真意切,两眼满是希望与理想的圣光,但这圣光之于狄仁杰犹如晴空霹雳,那话语好似九天玄雷劈得他外焦里嫩。他不过是想好好吃个饭,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狄仁杰欲哭无泪以头抢地,白元芳只认为狄仁杰输了比赛不甘心,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狄仁杰,没事哒~我这么英明神武的人,你输给我也不丢人的~来,吃口蛋炒饭,冷静冷静。

滚!

狄仁杰怒火中烧大手一挥,一盘蛋炒饭华丽丽地扣在了白元芳的脸上,米是米,蛋是蛋,粒粒晶莹,颗颗饱满,煞是好看。

最后,白元芳还是吃上了狄仁杰做的饭。

为了补偿白元芳毁掉的Anima白衬衫和辛辛苦苦烧好的蛋炒饭,狄氏鸡蛋火腿方便面诚意出炉,白元芳在发现原来狄仁杰所谓的烹饪技能也只是煮泡面后,花了整整十分钟时间表扬了自己的蛋炒饭,并对狄仁杰的泡面大肆嘲笑。

自知理亏的狄仁杰默不吭声,偷偷在心里扎小人。当他再一次想到今后要天天面对白元芳的料理,更是觉得生不如死。

果然,自作孽不可活啊,古人诚不欺我也。


1END

评论(2)
热度(18)

© 青茶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