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山风中毒ing!无限制刷阿拉希!山组🌸SK🌸长末🌸天然🌸团爱🌸赛高!!
🐱全职持续稳定关注中🐱漫威DC西山居官方爹🐱饼哥我爱你一万年🐱是的抖森我已经不爱你了🐱论已婚男人的魅力
😜欧美圈囧尼斯爱抖露二次元爱好广泛,欢迎同好前来交流人生

【晨赫/AU架空】追梦人

写在阅读前: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无论如何都是希望他们幸福。

">http://

阅读时,可以配合这首歌—— 《Try》-Asher Book 食用,因为文中的英文歌词就是节选自这里。希望大家喜欢,能够成为晨赫船员,认识好多好多小伙伴,追随着两位船长真的是太好了。

-------------这是没想到音乐手机里播不出来的分割线---------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若我走向你,你会躲开吗?

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若我停下来,你会来寻我吗?

If i say you're the one, would you believe me? 

若我说你就是唯一,你会相信吗?

 

陈赫第一次见到李晨的时候,是在一个夏天,无风,闷热,他套着唯一的一套正装西服,拘谨地坐在会议桌前,翻动着印满了密密麻麻法律术语的合同,想要看清这份可以称得上是卖身合同的重要文件,即使会议室里冷气充足,眼睛却还是因为不停滑落的汗水而变得模糊。

然后,门被打开,一股热流扑面而来,陈赫愣愣地看着走进来的高大英俊的男人,和自己不同的成熟稳重的气质,连嘴角的微笑似乎都很温柔。

“王总,这个就是新来的小师弟么?”

陈赫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是被这高温烧坏了,没有等新BOSS回答,条件反射就蹦出了自己的口头禅:“天才就是我,我就是陈赫。”

话刚说出口,陈赫就觉得一股从西伯利亚来的寒流席卷了整个会议室,头上流下来不再是热汗,而是冷汗。老板和成熟男人都是一脸尴尬加莫名其妙,而陈赫此刻也觉得自己还是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哈哈哈~”还是男人突然爆发的大笑打破了这可怖的三点平衡,“王总,这孩子你从哪儿找来的,还不错嘛。”

BOSS也似乎终于从陈赫刚刚的乌龙中清醒出来,清了清嗓子,说道:“这孩子上戏的,我觉得挺有潜力的,你没事照看着点啊。”

男人认认真真地上下打量了陈赫一番,脸上还挂着刚刚被逗笑的有趣神情,伸出右手,说:“你好,陈赫,欢迎加入华艺,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师兄,我叫李晨。”

陈赫此刻已经被男人磁性的嗓音和帅气又温柔的脸深深征服,只呆呆地伸出右手,握住那只比自己要大,要厚实,要温暖许多的手。

繁杂的卖身合同在就被丢在脑后,不用再看了,也不用再想了,就算这是个火坑又怎么样,要是能就此握着这样一双手再不分开,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

那一天,李晨几乎是用力把陈赫的手掰开,陈赫才想起来要松手,自己还在签合同,旁边还站着老板,这并不是一个适合紧握着手不放的地点和时间。

反正还有很多时间,我可以慢慢握着他的手。陈赫这样有些安慰有些充满希望地想着,反正还有很多时间。

于是,天才陈赫抱着想要泡师兄的想法,开始了新工作。

新的环境总是在一开始难以适应,努力工作也总是有做不够的地方,单纯和新人的理想主义让陈赫不能很快适应,不小心说错话也会被人在背后捅刀子,而这一切都需要自己扛,因为劳累,一直很脆弱的肠胃也发出了警报。工作和生活上的双重重压,让他有些焦头烂额。

从来没有遭受过挫折的陈赫第一次真正面临社会的恶意和冷酷,他心灰意冷,自顾不暇,那个温柔一笑的师兄也被他抛到脑后了。

然而,上天决定还是给他开一扇气窗。从气窗上跳下来一个超人,拯救陷入水深火热中的天才。

因为胃炎倒在家里的陈赫,被李晨从十五楼的家里直接拖到医院。倒在李晨背上装晕的陈赫,偷偷摸摸地吸着鼻子,干净的洗衣液得味道从白色衬衫的纤维中渗透出来,李晨炙热的体温让洗衣液的味道也变得温暖起来。

好像阳光的味道,陈赫忍着剧痛模模糊糊地想着,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福州的家,趴在院子里妈妈晒过的被子上,暖烘烘的,温柔的感觉。然后,他就真的昏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了,睁开眼,粉刷的惨白的墙壁,永远遮不住光线的白色窗帘,阳光很刺眼,右手被很狗血地握在另一个人手里,不紧,轻轻地就能抽出来。另一只手的主人趴在床边,也很狗血的睡着了,光照在李晨棱角分明的脸上,陈赫看着他脸上冒出的胡茬,只觉得光越发的刺眼,眼泪想要留下,又被生生逼了回去。

陈赫最后还是没有把手抽出来,虽然他们还有很多时间,但是,现在被这样轻轻地,长久地握着,也想要珍惜这样的时刻。

是啊,他们还有很多时间的。

只是,陈赫没想到,直到他们分手,他们都没能再完整地牵过手,永远都是轻轻握住,又快速分开。

 

 

If i ask you to stay, would you show me the way? 

若我求你留下,你会告诉我怎么做吗?

Tell me what to say so you don't leave me. 

告诉我,说什么你才不会离开。

 

陈赫到现在都还记得分手那天,俗套的场景就像歌里唱的那样,阴沉的天,下着雨,明明是炎热的夏季,却冷的像寒冬腊月。

陈赫觉得自己应该大哭大闹,拼命地恳求着,求求你留下来吧,不要离开我,我可以放弃一切,只要你留下来。这些苦苦哀求的可怜话语就像他们的主人一样无力,深深卡在喉咙里,无法声嘶力竭,也无法平心静气。

李晨一直背对着他,从说分手到告别,没有回头看他一眼。陈赫不知道李晨的表情会是什么,如释重负还是悲痛欲绝。陈赫只知道自己心痛到面无表情,他早已把全身的力气都用来阻止自己抓住眼前这个男人,让他留在自己身边,悲伤和哭泣只会让自己所有的努力和防卫前功尽弃。

雨越下越大,敲击在玻璃上的声音切割着室内的沉默和两人的心,好像一切都被凝固,一切都会静止,陈赫觉得也许时间会停留在这一刻,不前进,不倒退,那样也好,你虽转身离开,我却也没有谢幕。

最后,还是那个温柔的男人打破了僵局,就像初见时那样,用温柔的,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陈赫,再见。”

陈赫突然意识到自己所有的防卫在这个男人要离开的那一刻开始就毫无意义了,留住他,不要总是转身离开,留我一人注视着你的背影,在原地徘徊。

他飞快地伸出手,想要抓住李晨的手,然而那只飞快抽离的手,只留给他和曾经那样轻轻地触碰,又立刻消散的温度。

李晨走了,带走了他所有的东西。本来有些拥挤的房子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没了那个人的东西,曾经一起生活的痕迹却依然清晰可见。

陈赫颓然地坐在地上,他想要大声喊叫,想要砸碎手边可以碰到的一切,想要立刻冲下楼拦住那辆正驶向机场的出租车。然而,他什么也没做,好像耗尽了毕生的精力,猛然倒下,头重重磕在地上,手却扫到沙发底下。

一个圆滚滚的橡胶球滚了出来,滑到了陈赫脸旁。深红色的外壳因为蒙上太多灰尘,而变得有些暗淡,那是个猫玩具,是李晨在陈赫住院时为了照顾陈赫家的加菲Tiger买的,Tiger 很喜欢,陈赫自己也一直很在意这个玩具,虽然不是给自己买的,但是给自己猫买也差不多。后来重新装修的时候找不到了,陈赫还以为丢了,伤心了好久。后来想想,反正人都是自己的了,东西丢了,还可以再买么,也就无所谓了。

只是现在,人已经离开,而以为丢失的信物却命运般失而复得。陈赫握着那个橡胶球,终于还是泪流满面。

人生若只如初见,但往往总是,物是人非。

 

 

The world is catching up to you

世界都会追随你

While you're running away to chase your dream

当你去寻你的梦

It's time for us to make a move cause we are askingone another to change

是时机了,我们希望为彼此而改变

And maybe i'm not ready

我或许还没准备好

But I'll try for your love

但我愿为你的爱而尝试

 

陈赫是知道自己和李晨之间有很大差距的。

自从那次英雄救天才之后,陈赫和李晨算是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朋友,也知道了李晨一直都有在默默关注他,在他失败困境的时候也曾想伸出援手,但是考虑到各方面原因还是没有出手。这次之所以那么及时,也是听助手说陈赫得了肠胃炎,有些担心,才问公司要来公寓钥匙来看看。

没想打那么巧,李晨有些感叹,拍电视剧都没那么巧啊。

是啊,怎么那么巧,陈赫也在心中默默欣喜,只觉得未来一片光明,形势一片大好,拿下师兄指日可待。

不过首先要变成一个可靠的人呢,不能总拖后腿,让李晨担心。

陈赫躺在病床上,摸着还隐隐作痛的胃和小腹那条伤疤,在心底给自己打气,要争气啊,陈赫。

胃病是个慢性病,一次不可能好透,只能慢慢调养。陈赫碍于各方面压力,早早地向医生申请出院,李晨虽然不同意,但是陈氏撒娇大法一出,有点大男子主义的李晨便吃不消了,节节退败,只得同意自己这个不太靠谱的小师弟从医院里逃脱出来。

也许是上帝觉得自己之前太苛责这个有些小聪明,不是很可靠的年轻人了,决定把气窗扩大,改给陈赫开了一扇天窗。

陈赫,在出院之后,终于接到自己自毕业以来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工作了。在《Love Apartment》中饰演男一号,这是一个青春情景喜剧,男主曾小贤是一个有点小贱,有点小挫,有点小聪明的男生,但是担当,勇敢这些有点却也一点不缺。陈赫第一眼看到这个角色,就喜欢上了,他觉得曾小贤和自己有点像,但又不是完全一样,曾小贤和千千万万个普通男生一样,为自己的未来努力着,无论是爱情,还是工作,他都全力以赴,至于贱什么的,那是萌点啦。

陈赫凭借这部剧一炮打红,一夜之间,全国的80后90后都认识了这个叫曾小贤的,有些贱贱的可爱男人,除了名气,陈赫还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交心,玩闹,却没有一个像李晨那样触动自己的心。

李晨,陈赫时常在自己心里默念那个名字,每当困境和挫折时,仿佛只有那个名字能赐予自己力量,克服一切,勇往直前。自己是不是离他又进了一步呢,陈赫看着自己多起来的通告和剧本,觉得自己离告白也许不远了。

而李晨本人也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特意去关注自己那个小师弟的消息,拍了新剧,很不错,演技有提升,参加了综艺节目,挺搞笑,看起来很有综艺潜质,发了猫咪的照片和自己的自恋自拍,嗯,又长胖了,果然养什么像什么啊。

都是些细枝末节,零零碎碎的事情,李晨看着陈赫给自己发来的晚安短信,吃着从城市另一端快递过来的手工饼干,心里有些莫名的温暖,原来那小子手艺也很不错啊,以后做一个美食节目也许会很受欢迎呢。想象着陈赫系着围裙,在摄影机前煎炒烹炸,用筷子喂着合作的女主持精心做好的美食,李晨就突然心塞起来了,甜饼干也在舌苔上蒙上了一层干涩的苦味,不想和别人分享陈赫做的食物,李晨突然意识到自己心里这样有些脱轨的思绪,心底一沉,再没有了食欲。

然而,有心灵鸡汤曾曰:“这个世界上藏不住的有两样事情,一个是喷嚏,一个是爱情。”

李晨藏不住喷嚏,也藏不住对陈赫日渐深厚起来的爱情。他想通过拼命地超负荷的工作来使自己摆脱这样不可能的情感,编剧,监制,主演,各个剧组轮轴转,最后强壮如他的北京男人还是没有抗住,身体先于心灵倒下了。

聪明如陈赫这样的机会主义者当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加深两人感情的好时机的,也不管病患同不同意,连夜拎着个小行李箱就住进了李晨家。

一日三餐,外加洗衣扫地,陈赫觉得自己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勤快过,简直就是田螺姑娘,啊,不对,是田螺王子。

总是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最脆弱。而陈赫说,人有时候生一场小病,也是很幸福的,因为身边有人一直在。

在最脆弱和最幸福的两种极端的攻击下,李晨大脑一热,感性胜过了理性一面,向陈赫先告白了。

而陈赫这才发现,李晨原来也喜欢自己,自恋的对象正好暗恋着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么。

一心以为,这里就可以Happy Ending,最后才发现,其实这条路才走了一半。

 

I can hide up above

我本可以逃避

I will try for your love

但为你的爱我会努力

We've been hiding enough

我们已错过太久

 

分手已经一年了,陈赫努力让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忘掉李晨,繁重又忙碌的生活让他无暇顾及爱情,只是深夜里偶尔会在那张大大的双人床上辗转反侧。陈赫搬了家,几乎换掉了家里所有东西,只除了这张床,他和李晨一起挑的,软软的床垫,人躺下就会陷在里面,暖暖的。李晨一开始担心陈赫腰不好,不让他睡软床,但熬不过陈赫软磨硬泡,撒娇耍赖无所不用其极,还是搬回了家。

而现在,只有这张床在深夜陪伴自己,没有了熟悉的体温,似乎也没有那么温暖。李晨是不是也会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自己,陈赫摸着自己的胃,想着李晨,温软的手心传过的温度,和以前一样。

工作努力,换来的就是更加大的名气和粉丝群,陈赫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大学时的初恋女友重逢了。两人许久未见,聊得也很开心,初恋表达了一点想要复合的意思,陈赫有些犹豫,但也没有拒绝,直说我再想想。

回到家,打开电脑想要玩游戏,却不知不觉点开搜索页面,当输入法打出“李晨”两个字时,陈赫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但终究还是敌不过内心的那份执念,点了搜索。

几十页的检索内容,陈赫一条条地仔细翻着。

一年前,李晨提分手,说要追寻自己的理想,无论是赛车手,还是导演,果然那个男人做起来都是游刃有余,一直计划中的慈善基金也初有成效,可喜可贺。女朋友也交了不少么,哇,锥子脸,大胸,啧啧,怎么分的那么快,真是毁人不倦啊大黑牛。

陈赫点开一个网页,又关闭,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他以为自己会哭,但是一滴眼泪也流不出。

算了,陈赫叹了口气,他关闭电脑,躺在床上,第一次觉得,这个床躺着腰真的不舒服。

再见了,李晨。

之后,陈赫结婚,李晨分手。

陈赫想,这就是句号了吧,不太完美,但好歹是终点。

然而,世事弄人,本以为会相忘江湖,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人又有了无法避免掉的交集,不是相看两相厌,却还是尴尬。在这个时候,陈赫离婚了,原因太过复杂,没有当事人愿意回忆,只是这件事始料不及的被恶人利用,娱乐圈某些的凶恶嘴脸在狂呼海啸,陈赫一下子处在风口浪尖,无处可躲,只能忍受着刻薄和无知的话语的攻击,刀子一样割着自己的心。

李晨看着忍受着巨大压力和痛苦的陈赫,自责于无法将他拯救出漩涡的自己。他知道自己没法做的更多,也没有资格做更多,但是想要陪在他身边,想要在他哭泣的时候给他一个肩膀依靠,这样强烈的心愿充盈着李晨的心脏。

他拼命地压缩工作时间,只为了尽快赶回到陈和身边。他知道陈赫也许不会再刷微博,但是想要支持他的心,想让他感受到,想要将他庇护在羽翼下,却没有足够丰厚的羽毛,只能用这会漏雨的茅屋,至少为他遮住一点倾盆大雨。

漂洋过海来看你,拜托你再等一等,这积攒了一年的真心,会为你建一堵挡风的墙。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若我走向你,你会躲开吗

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若我停下来,你会回来吗

If i say you're the one would you believe me

若我说你就是唯一,你相信了吗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紧闭,唯一的光源就只是电脑频幕里的游戏画面。陈赫已经窝在家里玩了24小时的游戏,中途就吃了一碗泡面,不睡觉不休息,Angela在频道里催了他好几次去休息,他直接拉黑了,打电话给他,发现也早已经关机。

陈赫知道自己是在自虐,他现在除了这种方法外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了。仿佛又回到了和李晨分手的时候,那种绝望,却又在绝望中希望着,那个人会回头,没有甩开自己的手,没有离开过。

陈赫一个闪神,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复活点,眼前所有画面都模糊不清,大脑也变得不清楚了,甚至还有幻听,他竟然听到李晨的声音,不太大,好像是从门外传来了,赫赫,赫赫地叫着。

果然是受了不了,终于疯掉了么,陈赫自嘲地笑着,想要忽视这种幻听,但是大门被重重地敲击着,咚咚地巨响,像是在拆房子。

陈赫一步三晃地挪到客厅,站在门口,在那一声声巨响中,李晨的声音却比那敲打声更响,如雷般在耳中轰鸣着,震得他脑袋发晕。

“陈赫?!陈赫?!你在么?!!你没事吧?!陈赫!!!”

就像是小时候街边骗人的魔法,问你想要什么,再从手中变出来。小孩子能想要什么呢,无非不过是一块糖,一支铅笔,给了你糖,再骗走你珍贵的零花钱。

多么不公平啊,这可是诈骗呢。长大了的人这样想着,但是此时此刻,陈赫愿意把自己全部身家都给那个拙劣的魔术师,请把我想要的给我吧,哪怕只有一瞬间,我也愿意相信,这个,一定是最伟大的魔术。

陈赫颤抖着发麻的指尖,握着还在震颤着的门把手,坚定地,充满期待地推开了那扇门。

 

评论(13)
热度(25)

© 青茶屋 | Powered by LOFTER